021-58816154
聯系我們

影像學在阿茲海默病診斷中的研究進展

2020-12-25 10:31:19 106

阿爾茨海默病(AD)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發病率逐年增高,已成為繼心腦血管疾病和腫瘤后,第三大危及人類生命健康的疾病。

AD常起病隱匿,逐步出現記憶力減退、認知功能障礙、精神行為異常等癥狀,最終死于感染等嚴重的并發癥。目前主要依靠出現癡呆癥狀后,評估精神量表方能診斷。而一旦臨床癥狀出現則發生持續進行性的智能衰退而無緩解。臨床診斷的AD患者基本都處于中晚期,現有的治療均難以取得滿意的療效。而AD治療的真正希望在于早期識別和干預。隨著AD相關領域研究的進展,影像學、生物學標志物及基因檢測等對早期AD的診斷提供了可能性。

結構性神經影像學,包括常規CT、MRI檢查和腦萎縮的測量。常規CT和MRI有助于評價腦萎縮的程度以及排除其他導致癡呆的原因。MR上的T1WI用來評價腦結構變化,自旋回波長TR成像(T2WI和FLAIR)用來評價腦內異常信號的改變。梯度回波T2*WI可用來評價鐵沉積的程度(如Parkinson癡呆)。在AD診斷中,CT和MRI最常見的表現為顳葉內側的萎縮,特別是杏仁核、海馬、海馬旁回。MRI冠狀成像比CT更容易評估海馬區的變化。腦萎縮測量運用MRI測量的易實施性和準確性都由于CT。目前,半自動閾值跟蹤技術是最廣泛應用的MRI容積測量技術。


精準影像對阿茲海默病有重要意義.png


長期以來,結構性影像技術在記憶障礙疾病的診斷上一直起支持性的作用,在AD的日常診治中,推薦應用的技術仍是常規CT和MRI。但是,視覺和局域容積的評價遠遠不能滿足臨床需要,而功能性成像技術(如,SPECT,PET,功能MRI)有可能在疾病的早期就能發現微小的病理變化,因此相對于結構性影像技術,其可能具有更大的發展潛力。單分子發射計算機體層攝影術(SPECT)可通過檢測腦組織對含有99T脂溶性放射性物質的攝取情況來評價相對腦血流灌注量。

和正常組織相比,AD病人顳頂葉的灌注相對減低,灌注異常的量和認知障礙的嚴重程度相關。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可作為機能障礙初級的診斷手段。因為fMRI不僅能顯示腦區的激活,還能直接顯示腦區激活的部位及程度,實現了功能、結構融合,被認為是破解AD難題的希望所在。此外,MR擴散加權成像(DWI)是對組織水分子的微觀運動敏感的一項技術,通過測量水分子擴散運動的改變來反應組織細胞水平的變化,現在也被用來評價AD。擴散張量成像(DTI)是DWI技術的一種更高級應用,可以跟蹤腦白質纖維束的變化。DTI研究顯示,AD病人整個腦的白質結構除了運動束相對不受累外,其他部位均顯示了完整性的顯著破壞,反應了已知的AD病理發現。但作為診斷工具,DWI和DTI的診斷價值仍有待進一步的發掘和更多病例的驗證。

正電子發射體層顯像(PET)在早期能顯示AD患者邊緣系統的代謝下降,對輕度AD診斷靈敏度達到84%,特異性達到93%。特別是18F-FDG標記的PET檢測AD患者局部區域葡萄糖代謝率的變化,可見顳頂葉葡萄糖代謝率下降。腦脊液(CSF)中β淀粉樣蛋白(Aβ)和tau蛋白的異常改變等位AD的早期診斷提供了可能。最近一種被稱為18F-FDDNP的新PET示蹤劑的應用使得AD中的老年斑和神經纖維纏(NFT)能夠得以觀察。示蹤劑B型匹茲堡復合物(Pittsburgh Compound-B,PIB)能選擇性與淀粉狀蛋白斑結合,從而觀察到AD患者老年斑和NFT;并有助于AD與額顳葉癡呆的鑒別,有助于AD的預測和診斷。

AD被認為是臨床和病理相結合的整體。因此,2005年由Dubois和Scheltens發起、包括國際上15名AD研究領域專家共同探討總結后,于2007年提出了更符合AD研究現狀、以促進AD的早期干預為目的的新的AD研究用診斷標準。該“新”診斷標準力求做到可靠且易于操作,能反映現今進展。強調通過臨床核心表現,輔以腦結構影像學異常表現、分子影像學證據和生化改變及AD相關基因的檢測來建立AD臨床診斷。提出此標準的主要目的是盡可能早于不可逆階段進行有效干預治療和研究,為更多的臨床藥物研究提供可行性依據。


服務熱線  021-58816154
服務熱線  021-58816154 服務熱線 021-58816154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返回頂部
色女孩影院